当前位置: 首页 > 佛教知识 > 佛教史学 > 佛陀的八个老师
佛陀的八个老师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有梵志。名曰耶句。来诣佛所。阿难白佛言。有异学梵志。今来在外。欲咨所疑。天尊曰现之。梵志乃进。稽首佛足。天尊曰就座。梵志就座。须臾退坐曰。吾闻佛道厥义弘深。汪洋无涯。靡不成就。靡不度生。巍巍堂堂。犹星中月。神智妙达。众圣中王。诸天所不逮。黎民所不闻。愿开盲冥。释其愚痴。所事何师。以致斯尊。天尊叹曰。快哉斯问。开发大行。吾前世师。其名难数。吾今自然神耀得道。非有师也。然有八师。从明得之刑戮。或为王法。所见诛治。灭及门族。死入地狱。烧煮搒掠万毒皆更。求死不得。罪竟乃出。或为饿鬼。或为畜生。屠割剥裂。死辄更刃。魂神展转。更相残贼。吾见杀者。其罪如此。不敢复杀。是吾一师。佛时颂曰:

杀者心不仁 强弱相伤残

杀生当过生 结积累劫怨

受罪短命死 惊怖遭暴患

吾用畏是故 慈心伏魔宫 

佛言。二谓盗窃。强劫人财。或为财主。刀杖加刑。应时瓦解。或为王法。收系着狱。拷掠榜笞。五毒并至。戮之都市。宗门灰灭。死入地狱。以手捧火。洋铜沃口。求死不得。罪竟乃出。当为饿鬼。意欲饮水。水化为脓。所欲食物。物化成炭。身常负重。众恼自随。或为畜生。死辄更刃。以肉供人。偿其宿债。吾见盗者。其罪如此。不敢复盗。是吾二师。佛时颂曰:

盗者不与取 劫窃人财宝

亡者无多少 忿恚怀忧恼

死受六畜身 偿其宿债负

吾用畏是故 弃家行学道 

佛言。三谓邪淫。犯人妇女。或为夫主。边人所知。临时得殃。刀杖加刑。或为王法。收系着狱。酷毒掠治。戮之都市。死入地狱。卧之铁床。或抱铜柱。狱鬼然火。以烧其身。地狱罪毕。当更畜生。若复为人。闺门淫乱。违佛远法。不亲贤众。常怀恐怖。多危少安。吾见是故。不敢邪淫。是吾三师。佛时颂曰:

淫为不净行 迷惑失正道

精神魂魄驰 伤命而早夭

受罪顽痴荒 死复堕恶道

吾用畏是故 弃家乐林薮 

佛言。四谓恶口两舌妄言绮语。谮入无罪。谤毁三尊。舌致捶杖。亦致灭门。死入地狱。狱中鬼神。拔出其舌。以牛犁之。洋铜灌口。求死不得。罪毕乃出。当为畜生。恒食草棘。若后为人。言不见信。口中恒臭。多逢谮谤。骂詈之声。卧辄恶梦。有口不能得含佛经之至味。吾见是故。不敢恶口。是吾四师。佛时颂曰:

欺者有四过 谗佞伤良贞

受罪痴聋盲 蹇吃口臭腥

痴狂不能言 死入拔舌囹

吾修四净口 自致八音声 

佛言。五谓嗜酒。酒为毒气。主成诸恶。王道毁仁泽灭。臣慢上忠。敬朽父。失礼母。失慈子。凶逆孝道。败夫失信。妇奢淫。九族诤财产耗。亡国危身。无不由之。酒之乱道三十有六。吾见是故。绝酒不饮。是吾五师。佛时颂曰:

醉者为不孝 怨祸从内生

迷惑清高士 乱德败淑贞

吾故不饮酒 慈心济群生

净慧度八难 自致觉道成 

佛言。六谓年老。夫老之为苦。头白齿落。耳听不聪。盛去衰至。皮缓面皱。百节痛疼。行步苦极。坐起呻吟。忧悲恼苦。识神转灭。便旋即忘。命日促尽。言之流涕。吾见无常。灾变如斯。故行求道。不欲更之。是吾六师。佛时颂曰:

吾念世无常 人生要当老

盛去日衰羸 形枯而白首

忧劳百病生 坐起愁痛恼

吾用畏是故 弃家行学道

佛言。七谓病瘦。肉尽骨立。百节皆痛。犹被杖楚。四大进退。手足不任。气力虚竭。坐卧须人。口燥唇燋。筋断鼻坼。目不见色。耳不闻音。不净流出。身卧其上。心怀苦恼。言辄悲哀。今睹世人。年盛力壮。华邑暐晔。福尽罪至。无常百变。吾睹斯患。故行求道。不欲更之。是吾七师。佛时颂曰:

念人衰老时 百病同时生

水消而火灭 刀风解其形

骨离筋脉绝 大命要当倾

吾用畏是故 求道愿不生 

佛言。八谓人死。四百四病。同时俱作。四大欲散。魂神不安。风去息绝。火灭身冷。风先火次。魂灵去矣。身体挺直。无所复知。旬日之间。肉坏血流。膖胀烂臭。无一可取。身中有虫。还食其肉。筋脉烂尽。骨节解散。髑髅异处。脊胁肩臂。胫足指。各自异处。飞鸟走兽。竞来食之。天龙鬼神。帝王人民。贫富贵贱。无免此患。吾见斯变。故行求道。不欲更之。是吾八师。佛时颂曰:

我惟老病死 三界之大患

福尽而命终 气绝于黄泉

身烂还为土 魂魄随因缘

吾用畏是故 学道升泥洹 

于是梵志闻佛所说。心开意解。即得道迹。前受五戒。为清信士。不杀不盗不淫不欺。奉孝不醉。欢喜而去佛说八师经。(信息来源:香港宝莲禅寺)

Copyright 2007.8 福建省长乐市佛教协会 闽ICP备07073596号
版权所有、肆意抄袭、模仿必究    地址:福建省长乐市葫芦山普济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