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佛教知识 > 佛教知识 > 试问少林禅
试问少林禅
—李阳泉—

戊子仲夏。禅宗祖庭大少林寺群贤毕至。

这是第三届“少林问禅”活动,而于我,却是第一问。来少林寺之前,便在网上看到了此次问禅活动的预告——名家谈禅、机锋辩禅、禅茶雅集、朝拜祖庭……

有心通过佛教在线当一次辩手,生怕被辩得体无完肤,思忖再三,决意作个看客,悄悄过问少林禅。

不为参禅到少林。云何来意?来问禅

与“禅”相应,派生出许多词汇。如参禅、习禅、坐禅、谈禅、辩禅……“问禅”却是三年前第一遭听说。

永信大和尚如此解读“问禅”:

问谁——问佛祖,问达摩,问自心……

谁问——觉者问,迷者问,不觉不迷者问……

为何问——为觉悟,求解脱……

问什么——问生死,问迷悟,问圣凡……

如此说来,少林祖庭没有答案,群贤齐聚少林,问禅,问的是自己。

有问有答,是为辩。

禅机如刀锋,刀刀直指要害,问者未必不明,答者未必真明,一问一答,是为辩。机锋辩禅,如唇齿间的刀光剑影,于无形间展开。

一问一答,愈战愈勇,愈挫愈奋,嵩山问禅,恰如嵩山问剑,无路可走,绝处逢生,便是悟的境界。

少林寺,大禅堂。

机锋辩禅。

大禅堂是选佛场,哪位禅者会在这辩论中开悟成佛呢?

禅宗不立文字,却不离文字,汗牛充栋的禅宗经典便是了悟了“不立文字”真髓的禅师们破了“文字执”之后用心写下的智慧。

辩禅不分正反方,禅本无二。无二何来辩?辩的是你对题目理解的落处,纠住不放,直抵内心。

禅题一: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一归万法。一归于心。一归于真如。一归于当下。一无所归……

这些答案都不算错。佛云五蕴皆空,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 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一本身就是最高,就是终极。

一,是超然于万物之上而又内在于万物之中。空而不空、非有非无。离开“一”就没有“万法”,离开“万法”也没有“一”。?一位禅者随手拿起矿泉水瓶扔在地上——“万法归一,一归何处?看脚下!”你看了吗?

禅题二:宗下云:“不思而知,落第二头;思而知之,落第三手。”何为第一机?

有为第一机。无为第一机。当下无念为第一机。不可知为第一机。不思也不知为第一机……

你开口,便失了第一机!

第一机在哪里?在心里吗?如果在心里,我们如何能够不起心动念?起心动念便失了第一机。

不思而知是大根器。思而知之是小智慧。不知不思,思维没有惰性,方能找到本心证得佛法修成正果。

禅堂讲求参话头。话之头,为说话之前。说话之前尚有思,有思便不是第一机。

释尊拈花,迦叶微笑。

哪有第一机?

禅题三:不空如来藏,是空还是不空?

空。不空。执著空,便是不空。执著不空,便是空。所谓空,即非空,是为空。所谓不空如来藏,即非不空如来藏,是为不空如来藏。

《坛经》云:于外要离相,于内要离空。

说到家,你的心空不空?

唇枪舌剑。

甲乙双方、台上台下,常常为一个问题争得风起云涌。

让人想起台湾法鼓山圣严长老为此次少林问禅题词:“生死光在五蕴中出出没没,五蕴又在生死中打圈圈。”可谓一语道破。

一位辩手说,“倘若我的无知使您烦恼,那么,好了,让这些烦恼化作菩提,让我们内心都种下菩提种子……”

祖师道场,今日好清凉!一位辩手由衷地感叹。

古老的辩题,古老的禅寺。

千年无解,千年无结。

名家谈禅,禅理昭然

远远地见到了永信大和尚,朴素的黄色僧袍,和善的笑容。他身边是司空山二祖禅寺方丈绍云禅师和来自终南山净业寺的本如禅师。

绍云禅师是近代佛门泰斗虚云长老的关门弟子,师出名门,半个多世纪的修为,而今已经人禅俱老。他是少林寺禅堂的首座,精于律学,法度森严,为众禅和子所敬仰。我无缘领受其香板,却能听闻老和尚讲禅,也是难得的因缘。本如禅师是老朋友了。开口处便笑,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副得大自在的表情。每次见他,都让人如沐春风。

进得禅堂,各安其位。

除了绍云、本如二禅师,还有台湾中道学苑住持真华长老、美国慈氏学院院长智中法师、北京大学哲学系楼宇烈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佛教研究室魏道儒主任。

大法师、大学者,因为一种奇特的因缘,聚在一起。

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最早被大家问禅。

“禅是不可说的。问起来,一言不发最好。”然而,为了方便,他还是通过公案故事,深入浅出地谈了自己的体会。他说,在历代公案中,有很多问禅的故事,但禅师们通常答非所问或沉默无语。这是为什么呢?“每个人提问时,心里总是期望有一个答案,然后拿来用。这样的期望实际上违背了禅的精神。”楼教授说,问者总是想要一个标准答案,执著不肯放。但是,禅是需要你自己去体会、觉悟的,是对语言文学、惯性思维方式的一种破除。拿现代话来讲,就是让你脑筋急转弯。

随着社会的进步,生活、工作压力的增大,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参禅学佛的队伍。楼教授提醒大家,不要以为禅离我们很远,其实它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做好本分就是修禅的第一步。赵州和尚曾说,修禅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事。“庙里刚来的一个和尚问赵州和尚,什么是禅,怎样才能修禅?他回答了三个字:‘吃茶去’。过了几天,一个常住的和尚也问赵州和尚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依然是三个字‘吃茶去’。”吃茶就是他们的本分事。

楼教授说,学佛要先学做人:“只要活在当下,学在当下,修在当下,悟在当下,把我们的人生过的踏踏实实就是修禅,就是求佛。”

来自台湾的真华长老是已故著名佛学大师印顺导师的高足,德高禅老。他早年披剃于河南,对中原大地充满了感情。他既没有讲述如何参禅,也没有提及任何禅宗公案。他神奇专注地讲起了少林中兴之祖福裕禅师的故事。

《少林大事年表》中记载:“宪宗八年(1258年) 忽必烈在哈喇和林主持举行佛、道大辩论。福裕为首僧代表佛教界参与辩论,道士败。”这是奠定佛教正统地位的一次大辩论。福裕禅师通过机锋为佛教的发展赢得了空间,成为一代宗师。

本如禅师谈禅别具一格。他没有讲述太多的禅理,而是教给大家习禅的基本方法:如何坐,如何呼吸,如何冥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禅是需要每个人自己去体会的,他一再强调。现场听众跟随者本如禅师的口令,在呼吸之间体味禅的妙义。

永信大和尚始终在问禅和辩禅的现场做一个听众,在大家的强烈建议下,他走上讲台,进行了质朴而凝练的开示:“组织这样一个活动,把大家聚在一起,是禅的因缘,也是少林的因缘。问禅,问不是究竟;辩禅,辩不是目的。是为了让大家在这问与辩中体会‘一念之间’。其实,生与死,迷与悟,圣与凡,乃至佛与魔,只在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念念向续,便是佛法的传薪。

寒山子曾有偈云: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

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

禅在不言中达到妙处。

祖庭朝圣,禅在千岩万壑间

辩禅结束,禅者们恢复了固有的平静祥和,携手上路。

从少林寺山门到达摩洞。

标示牌上写着3公里。

然而,这是直线距离。如同说,从泰山脚下到玉皇顶只有5公里,然而,我们注定要在这短短的直线距离中翻山越岭,直上云天。

达摩洞高300余米,位于少室山五乳峰顶。

许多人来少林,冲的是达摩洞。

达摩洞是华夏禅源,达摩祖师在此壁观九年,最终传法给二祖惠可。那些耳熟能详的祖师公案,就在这小小的山洞中形成、传播……

达摩祖师曾问禅。

公元536年,达摩觉得应该离去了,便召集弟子,让大家讲述习禅之悟境。弟子道副说:“依我的见解,不要执着文字,但也不离于文字,这便是道的妙用。”达摩说:“你得到我的皮毛了。”总持比丘说:“依我现在的见解,犹如庆喜看见了佛国,一见便不须再见。”达摩说:“你只得到我的肉了。”弟子道育说:“四大皆空,五蕴非有,依我所见,并无一法可得。”达摩说:“你得到我的骨了。”最后轮到神光,他只是作礼叩拜,然后仍回到原位,并未说话。达摩说:“你得到我的真髓了!”

禅的真髓依然在不言中。

于是,禅者上路了。

月黑风高。

五乳峰下,达摩洞前。

佛子虔诚地膜拜。

达摩禅,无求便是求

少林寺山门外。月色朦胧,凉风习习。

少林问禅嘉宾围坐。

禅茶雅集。

没有了问,也没有了辩。

达摩和他的禅,成为今天的主题。嘉宾们边饮香茶,边讲述着自己的少林缘。

一盏盏小禅灯被点亮。最终摆成五环的形状。

大家为奥运祈福。

一派祥和。

山谷中。

禅宗少林音乐大典。

超一流的光与影,超一流的音响与舞美。

总导演谭盾。舞美黄豆豆。少林文化顾问释永信。禅文化顾问易中天。

超一流的豪华班底。

谭盾曾说:“少林寺的山上有什么,我便用什么做音乐。石头、水、树木,都可以在我的导演下发出声音……”

这是一种气魄,也是将天地纳于胸中的智慧。与古代禅师“一口吸尽西江水”异曲同工。

美轮美奂的音乐大典向我们诠释着艺术的魅力、禅的魅力。

在这次活动中,我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延印法师。上次见他是在七年前,那时他是中国佛学院的学生。一面之识之后再未相见。而今,他已经是斯里兰卡竹林寺的住持长老和斯里兰卡文化中心的顾问。他这次回国也是中国佛学院毕业去斯里兰卡留学后首次回国,走的时候是一个学生,异国他乡,居无定所。这次回来,为少林寺邀请了数位贵宾:斯里兰卡总统顾问、斯里兰卡佛教协会秘书长Witinapaha Somananda 长老、斯里兰卡宗教顾问 Galagama Dhamaransi 长老、斯里兰卡前国会议员 Batigama samith 长老、斯里兰卡巴利大学教务长 Gallelle sumanasiri 长老等。

这算是衣锦还乡了。我赞叹。

不,只能说是还乡。我所取得的成绩只是一点微光,无数少林弟子秉承着达摩精神在世界各地践行,大家共同构成了少林寺特有的光芒。

达摩精神是什么?我问。

不向外求,求自己,无求便是求。用坚定的信念,拿出九年面壁的精神去传播佛法,弘扬文化,便是达摩精神在今天的体现。

永信大和尚说,禅的精神是中国文化的精神,禅者的智慧是中国文化的智慧。他希望这样的活动长年开展下去,使得更多的人通过这种形式对佛法生出亲近心,更加热爱中国文化、热爱世界和平。

三天的问禅活动结束了。

回到北京,朋友问我,你问到少林禅了吗?

我竟不知如何做答。

只好写了上面的文字,供大家清赏。也许,在这些文字的不经意流露中您会体会到我所没有发现的禅的奥秘,因为禅在真空妙有中,自然也在我的文字里。

                                                                                                        2008年7月24日于京东步语斋

 

作者:李阳泉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苏格拉底关于人生的教诲
[ 打印本页 ] [ 返回上页 ]
Copyright 2007.8 福建省长乐市佛教协会 闽ICP备07073596号
版权所有、肆意抄袭、模仿必究    地址:福建省长乐市葫芦山普济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