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慈善救济 > 助 学 > (团结报)爱心,托起一轮太阳
(团结报)爱心,托起一轮太阳
作者:龙 莹 来源:团结报

     一个政策和1624名贫困生  

  “
读高中时,我对大学一直是望而却步,像我这样一个农村学生,怎样才能拿出那样的一大笔学费呢?我该怎么办?数年来,这种悲观的情绪一直困扰着永顺县盐井乡龙洞村的张宗印。

 
   
同样的忧伤,也清楚地写在这个贫困家庭每一位成员的脸上。  

   
这里,还有一个湘西山村中常见的大家庭,一个经济结构脆弱的7口之家。向勇父母在外打工,二人每月一共1000元左右的收入,需要赡养多病的爷爷奶奶,供养3个读中学的孩子。在向勇高中毕业那年,家里已举债近两万元。当向勇收到吉首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这个家庭面临的困境是———向勇放弃他的大学梦。
 
对于很多像张宗印和向勇这样的农村孩子来说,读书就像是古希腊神话中西绪弗斯的绝望,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获得最后成功的希望———高昂的大学学费,阻挡了他们进入大学的脚步。
  

   “
为了供孩子读书,许多家庭都已债台高筑,一纸大学录取通知书,已成为这些贫困农村家庭不能承受之重。州贫困家庭大学生救助基金领导小组副组长宋克湘说。

 
  
向政府寻求帮助,成为许多孩子的惟一指望,高考过后,总有很多求助信送到州政府领导的案头。20038月,为了解决贫困家庭大学生入学难的问题,州委、州政府成立了湘西自治州贫困家庭大学生救助基金领导小组,并出台了《湘西自治州贫困家庭大学生救助工作实施方案》。  

   
按照实施方案,从2003年起,我州设立贫困家庭大学生救助基金,州财政每年拨付40万元,8县市财政每年拨付85万元作为救助基金,贫困学生每人可以领到40005000元不等的救助金。
  

  
随着救助面的逐渐扩大,在20067月举行的贫困家庭大学生救助工作座谈会上,将各级财政的救助金由125万元上升到175万元。
  

   
据统计,到2006年,4年里全州共发放救助金726.4万元,救助贫困家庭大学生1624人。
  

   
张宗印是这1624幸运儿中的一分子,在他看来大学生救助基金不仅意味着几千块钱,而是代表着一种希望,是一枚让寒门学子能留在学校继续读书的定心丸,他说:我读高三时,州贫困家庭大学生救助基金领导小组就来到我所在的学校———泸溪县第一中学,来给上一届上二本的同学们发奖学金,同时也给我这样的贫困学生送来了一种无价的解药,让我在高三时能够放下沉重的心里负担,参加高考,实现了多年的愿望。
”  

       3
位老同志和无数热心人
 

       
救助资金的主要来源是财政。州财政局按照州委、州政府要求,将所需的款项每年都纳入预算,并按时足额到位,一分不少。从2004年起至2006年止,共拨款425万元。救助贫困家庭大学生由政府埋单,在全国31个自治州,全省14个市州中,我州是第一家。
 

       
然而,财政拨款毕竟有限,为筹措救助金,州经委主任张来林奔走呼告、登门上户,在州救助办配合下,共筹得救助金231万元,弥补了救助资金的不足。
 

       
经常上企业、机关化缘的,还有3位已经退休的老同志,他们是州贫困家庭大学生救助基金领导小组副组长、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莫伟才,州政协原副主席宋克湘,领导小组成员傅奉平。
 

       4
年来,3位老同志在没有一分钱报酬的情况下,为贫困学生放弃休息时间,深入各学校调查研究,宣传政策;在每年最炎热的时节,奔走于各县市、企业、机关,不辞辛苦为贫困学生筹集救助资金,感动了很多人。
 

       2005
7月的一个下午,天气闷热,莫伟才与宋克湘两位老同志挤了半个多小时公交车来到州移动公司办公楼,爬上7楼时,两位老人已满头满脸都是汗,喘了分把钟才缓过来。原来莫伟才上了年纪身体不大好,而宋克湘当时患脑溢血刚刚出院。
 

       
两位老人无私奉献的精神感动了时任州移动公司总经理李湘,李湘当即表态第二天就召开动员大会,发动公司全体员工捐助,如果没达到,由单位补齐。

 
       
有人问3位老同志图什么,他们说,就希望我们湘西孩子不会因为贫困,而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我州很多民营企业家也有着同样朴实而美好的愿望,据介绍,4年来,先后有40多位民营企业家为救助基金捐款,捐款总额达230余万元。湖南三立集团连续2年,每年捐款10万元。太丰公司2003年、2005年、2006年,每年捐款10万元。董事长邓意明表示,只要企业存在,今后每年捐10万元,一个电话就能把钱送到州救助办人员手中。
 

       400
余封来信和他们的感谢
 

       2005
8月的一天,一位农村中年妇女把一块写着义重山河抚学子,情系苗山育精英的牌匾送到州救助办。她是当年受救助的学生向凤琴的母亲。
 

       
向凤琴家住花垣县排碧乡。2005年向凤琴考起了大学,就在全家人为学费发愁之际,州救助办将4000元救助金送到了向凤琴的手上。向凤琴的父亲向元孟为了感激恩人,特地订做了牌匾,经过两星期的打听,向凤琴的母亲才抱着牌匾找到州救助办。
 

       “
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要谢就谢好心的企业。办公室主任傅奉平把向凤琴的母亲带到了这笔救助金的捐赠企业———湘泉制药厂,在鞭炮声中,向凤琴母亲将牌匾送到了湘泉制药厂负责人手中。
 

       2006
年,在龙山县发放救助金现场,龙山县高级中学受到救助的99名学生,把绣着爱心无价,感恩永远的锦旗递到州救助办领导手里。永顺一中也把写有救助寒门学子,奠基华夏伟业的锦旗送到州救助办。
 

       
除了锦旗,州救助办收到最多的是感谢信。4年来,400余封感谢信从全国各地高校如雪片般飞来。翻开厚厚的一叠感谢信,能看到一段段感人肺腑的真挚言语。
 

       
得到救助的永顺县新寨乡劳动村一组的大学新生胡萍萍,她的父亲含着热泪给州救助办写来了感谢信,信中说:我是只上过小学四年级的农民,女儿考起重点大学,是我们家第一个大学生,这怎能不叫人高兴呢?但女儿上学的费用多,我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是你们伸出了援助之手,解了我燃眉之急,你们真是党培养的好干部,肯为老百姓排忧解难!我从内心感谢共产党,我亲身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  

       “
大恩不言谢,我一定用优异的成绩向关爱我的人汇报,向党委、政府和家乡人民汇报。永顺一中毕业的覃金莲在感谢信中这样写道。
 

       ……  

       
贫困生救助工作深得广大干部群众的拥护,群众称赞说,开展对贫困家庭大学生救助活动,是州委、州政府实施的一项摸得着、看得见,老百姓得实惠的民心工程、德政工程。

 
       
今年的救助工作又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全州从上到下,都在为不让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因家庭困难而辍学努力。

 

Copyright 2007.8 福建省长乐市佛教协会 闽ICP备07073596号
版权所有、肆意抄袭、模仿必究    地址:福建省长乐市葫芦山普济寺